设为首页|网站地图

24小时新闻热线:028-85158585 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28-85327203

互联网搜索 本站搜索

(鲁能)为佩莱提供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报价,佩莱可能拒

专攻高空末段防御的萨德来说,防范来自中俄的导弹,是

  当然,这种楼市调控政策及迷失的杠杆现象,本质上源自经济的加杠杆,这又有主动与被动两个因素。主动因素是,我们继续追求着经济的某种合意增速,主动地继续加杠杆,刺激经济增长。被动因素是,债务紧缩,使整个社会的债务呈复利式指数增长,在无法承受大面积刚性兑付风险下,要维系刚兑不破,需要被动地加杠杆。这在堵住不发生局部性风险的目标下,去杠杆就只能是针对特定的部门,从而转向探索转杠杆,即地方政府和国企去杠杆,引到家庭部门加杠杆。当然,在市场不出清和非完全市场定价等背景下,家庭部门的加杠杆,就如同空中加油,杠杆由政府和国企部门向家庭部门转移的同时,整体的市场杠杆率是在增加的,如2015年新增贷款11.72万亿,全国房贷新增2.66万亿,占比达23%,比2014年的占比16%,提高了约7个百分点,映射杠杆在向家庭部门转移。。